LED产品价格探底 “创新中山”该如何发力

2018-02-28 10:45:54 cdw 3

目前小榄全镇已有230多家传统灯具企业进入LED照明领域,LED路灯、LED台灯、装饰灯带等在行业内具有明显优势。


  突破生产要素制约进行结构性调整,用科技带动产品革新,抢占高端产业和产业链高端环节。


  待解题


  模型设计在美国完成,原材料在日本和中国台湾生产,制造组装在印度尼西亚、马来西亚和中国,中国还负责棉布料供应……品牌商美国Mattel公司从一个芭比娃娃身上赚走8美元,而负责产品链其中环节的中国企业却只能赚到0.35美元。


  这个耳熟能详的“芭比娃娃”故事,却击中了“中山制造”当前面临的尴尬:一方面是处于产业链低端的困境,一方面是高端产品的供给不足。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大背景下,面对珠三角自主创新示范区的发展契机,“创新中山”该如何发力,中山产业变革又该交出怎样的答卷?


  驱动创新


  关于“芭比娃娃”的产业链之困,木林森执行总经理林纪良感同身受。


  “LED封装的市场价格这两年已经两次‘腰斩’。”林纪良坦言,即使占据封装行业元器件绝对的成本优势和规模优势,近两年LED中下游封装产品的竞争非常激烈,行业整体价格一路下滑,2014年价格是2013年的一半。


  2015年相比前一年又下滑了50%。在上一轮以要素驱动的国际生产分工中,“中山制造”即使处在产业链的最低端,众多产业集群却仍能借机发展起来,并直接壮大经济总量。斗转星移,新一轮以创新驱动重构世界制造业的机遇中,丰富产能凸显出供给过多的产业疲态,而产业链条上高端产品的供给不足又带来了结构性的隐忧。和木林森一样,众多中山企业开始突破生产要素制约进行结构性调整,以创新驱动抢占产业链空间优势。


  同质化隐忧


  缺乏纵向专业化分工


  位于珠三角西岸的中山,“小企业,大生产;小配件,大协作;小商品,大市场”的模式,曾经给产业带来更为灵活的市场活力,进而演变为充满活力、各具特色的专业镇。


  2月29日,当木林森正式对外发布2015年年度业绩报告时,林纪良正带领团队准备赴德国参加2016德国法兰克福照明展。去年一年,木林森相继在美国照明展、俄罗斯国际照明展、土耳其国际照明展、广州国际照明展、上海国际照明展等各类不同的展会亮相,却不仅仅是为了营销策略。


  “受国际市场汇率波动影响,中国LED照明出口增速在2014年年底就已放缓,2015年,受全球经济景气度偏低影响,中国LED照明需求乏力,尽管在5-7月需求有所攀升,但供过于求及上半年的市场争夺,使得LED产业链价格普遍下滑30-50%,国际企业产品价格亦有超过20%的下滑。”与木林森年报提及的LED行业现状类似的是,木林森2015年实现营业收入38.82亿元同比下降3%,净利润则只有2.56亿,同比下降40.98%。


  随着LED行业不断成熟,在LED行业中下游的封装领域,价格战和产品同质化等竞争开始出现,“大量中小LED企业退出,一些破产企业纷纷低价抛售库存,对市场造成冲击并形成恶性循环。”


  木林森面对的行业发展瓶颈,却是许多中山企业面对的共同困惑:


  “珠江水、广东粮、粤家电、岭南服”等广货行销全国的年代,中山的服装、家具、家电等产业集群也逐渐发展起来,声名远扬。当这些产业集群发展到一定阶段,很多镇区已形成颇具规模的专业化市场,但产业集群内部的纵向专业化分工却并不明显,导致行业内同质化和低端生产的共同问题。


  广东省社会科学院院长王珺等学者在研究中指出,珠三角多数产业集群内部未形成产业链上下游之间的分工协作关系,还仅仅是大量中小企业在地理空间上的简单集聚和松散联系,几乎所有的企业都从事基本相同的产品生产或服务提供,犹如单一企业在某一地域上的大量复制,导致出现恶性竞争,也不利于生产率的提高。


  面对企业间同质化的生产和缺乏上下游分工的现状,中山该如何以创新的力量,从供给侧发力对产业进行结构性调整?


  规模化整合


  产业链结构性优化


  “我们的产业进入了整合期,越来越需要规模化的发展,分散太广带来企业竞争力的减弱,通过提升自己的规模或者集中度,才能加速产业进步、带领行业健康发展。因为技术上还要追赶国际品牌,专利上仍被封锁,我们可以在数量、价格优势占有一定的市场份额,为将来的发展和进步积蓄力量。”日前,木林森照明副总经理周立宏在公开场合表示,规模化经营和通过并购进行产业链上下游的整合,将成为木林森未来转型的方向。去年11月7日,木林森就宣布拟参与竞购LED国家巨头OSRAM Licht AG(欧司朗)部分照明业务资产。


  中山市委副书记、市长陈良贤指出,中山还将加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。其中包括重点抓好产品质量提升,也包括鼓励企业兼并重组,让开展兼并的企业做大做强。按照市场主导、政府推动的原则,中山将加大力度支持企业兼并重组,整合低效产能,培育一大批骨干企业。


  “创新需要大量资金、人才投入,还有很高的风险。”梁士伦说,越是传统行业,创新越是不容易。在市场压力较大的情况下,中山企业能保持较高的创新水平,殊为不易。


  无独有偶,大洋电机在近年也是频繁进行增资扩产以及收购并购。1月9日,该公司发布公告称,为充分发挥产业优势,完善公司产业链,向深圳前海某产业基金增资人民币10000万元。借助该产业基金的专业资本运作服务和新能源产业链布局,将为大洋电机在新能源汽车产业战略布局提供战略支持。


  中山市金融局相关负责人在采访中表示,大型企业特别是上市企业,对人才和资本的吸引聚集能力更强,“比如东区的全通教育,利用资金和自身影响力在东区可成立一个智能教育园区,并逐步带动发展形成一个产业。又如大洋电机也是利用资金和技术的优势,形成了新能源汽车的新产业。棕榈园林则是全国首创的生态园林建设,在全国范围内也做出了一定的影响力和效果。”


  事实上,这种基于产业龙头进行的产业整合,在内部进行纵向专业化分工,在外部横向并购整合实现规模集聚,在业界人士看来,正是基于中山专业镇基础的供给侧改革路径。也因此将中山产业内在的比较优势、资源禀赋、创新禀赋等高级生产要素发挥了出来。


  而通过专业化分工和并购整合去产能,产业集群开始向产业链高端扩展。其中具备较完整产业链集群将逐渐提升为创新链集群,并将区域的比较优势转化为竞争优势,参与全球价值链上的竞争。


  在强化转型升级、促进结构优化方面,中山将围绕扩大有效供给和产品品质提升,大力发展智能制造、先进装备制造业、现代服务业、优势传统产业,抢占高端产业和产业高端,以有效供给来倒逼转型升级,实现供给侧和需求侧的“无缝衔接”。


  硬创新探路


  创新主体的技术革新


  在长宝科技的信息服务中心内,一台台高速运转的电脑屏幕上,不间断地刷新出跳动的车辆行驶数据。数据背后,关联着的却是通过北斗/GPS卫星定位系统的数万台校车、公交车。


  “给车辆装上卫星定位行车记录仪——北斗/GPS对车辆运行图像声音和动态数据全程记录——传输车辆行驶状态及路径的相关信息——反馈至监管指挥一体化平台”,竞争激烈的北斗导航应用领域,瞄准了政府列管车辆的技术空白点进行技术革新,校车公交车等公共交通安全问题迎刃而解。


  作为创新主体,越来越多的中山企业开始通过自主创新争夺市场话语权。


  去年,中山市构建了“1+4+N”创新驱动发展政策体系,新增高新技术企业208家、总量达427家。创新驱动“四大抓手”比2014年翻番或接近翻番,增速位居全省前列。去年中山新增省级新型研发机构6家、市级新型研发机构24家,新增省级科技企业孵化器3家、市级23家,全年发明专利申请量4867件、授权量992件。


  中山高新技术企业增长率去年也是全省第一,创新型企业在中山呈现井喷之势,企业在城市中承担的创新角色越发凸显。“创新除了包含初创型即概念上的创新,更重要的是企业自身的创造发明和技术革新。企业自身的创新也更容易对接市场和产业。”中山市政协委员黄振球在采访中如是说。


  近年来,根据市场变化和需求,不断通过创新来进行产品升级,从研磨镜片到定焦镜头,再到变焦镜头,科技含量越来越高,产品的附加值也越来越高。在全球率先研发的与互联网相结合的高清、4K光学技术,不仅让联合光电一跃成为监控一体机领域的全球第一,也让其近几年的年销售收入增长翻倍。


  “产品和工艺创新是硬创新,代表了企业核心竞争力,在所有创新指标中占据基础性位置。而组织和营销创新属于软创新,一般侧重于市场和短期效应。”中山市经济研究院院长梁士伦说:“从全省情况来看,企业开展‘软创新’的比重远高于‘硬创新’,这是因为产品和工艺创新需要持续的研发投入和人力投入,且具有较高的风险。中山企业在硬创新方面的投入高于全省平均水平,说明中山创新驱动战略已初见成效,城市创新力也在不断增强。”